终身学习者

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的高职学院,英语教育专业。

事实上,我在大学校园社团与社会实践的过程中发现我对其他的学科领域更感兴趣,尤其是新兴的且国内还没有一所大学有这个学科的新媒体,因为这个行业还并未成气候,所以国内也没有什么可以学习的教材乃至可以学习的教授(非常注重实践性的学科,教授们并没有实践经验)。

于是我从大二开始便独立自主通过图书馆找来所有相关的图书、买了互联网相关的书籍、找北上广一线行业从业者的博客来阅读学习、加入相关的垂直网络社区交流学习,自主学习了公关传播、数字营销和组织管理相关的知识。

在这个自主学习过程,我逐渐形成了我独创的学习方法和良性循环:阅读-->交流-->实践-->分享,我也成为终身学习的推崇者和实践者。

比如自己想要搭建一个个人独立博客。我就花一个礼拜看视频或者图文教程学习开源软件的应用;找这方面的专家请教经验或者到问答网站看别人的讨论文章;然后自己跟着教程做一遍,直到可以正常运行;再将自己的学习过程和经验整理成一篇指导帖分享到博客。

只要我想学习一门新学科或者新知识,我都可以借助互联网渠道找到我想学的知识、跟随行业先锋实践者学习、向世界顶尖智库学习。这样的学习并不受限于你的出生背景、你所在的地域条件、乃至你的大学排名有关,只和你的学习欲望、学习目标、学习韧劲、还有方法有关。

以后我会找机会慢慢介绍我是如何善用网络实现自主高效学习的。


创业者

2011年5月,因为好友李可佳的邀请,我一周之内辞去了北京的工作。什么都没有问,我就买了当周的火车票南下去到吴越文化的发源地无锡,开启了跌跌撞撞的创业旅程,一干就是五年多。

那个时候,创业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流行,只是我们都隐约觉得互联网、数字媒体、数字化进程是一个有前景的方向,加上一帮志同道合的好哥们,没考虑那么多,我们就All in投身了进去!

致力于推动营销与技术深度融合的我们,也算是比较早的数字营销和数字商业探索者与实践者(早在四年前,我们的公司品牌就取名为NPLUS,寓意Net +,N种可能性——这比总理提出互联网+ 国家战略早了两三年时间),和诸多客户一起见证了:数字营销从Minisite的流行到新浪微博的崛起;再从App的火热到微信的迅速崛起;我们见证了一波一波的互联网颠覆与革新。

记得起初,我们只是一个在无锡拥有五六人的草根团队,还只是众多4A公司的技术外包供应商身份,零星的只能参与一些品牌客户的小需求委托;一步一步走来,5年时间,我们发展到今天北京、上海、无锡三地80人左右的规模,且整合了策划、内容、设计和技术的综合性专业团队,服务着诸多行业的领先知名品牌。

看似美好的过程,并没有人知道我们曾经经历过现金流紧张;核心创始团队分裂;丢掉重要客户等致命风险;还好,我们还活着,还活的不错。

创业五年,这也是我成长最快的五年!


咨询顾问

我作为数字营销咨询顾问,长期从事基于数字媒体的互动创意策划、移动营销与品牌社区运营、微信企业级商业应用、企业数字化平台建设等咨询服务。

我和我所在的公司致力于通过新思维和新技术驱动企业创新,先后为滴滴快车、美泰玩具、同仁堂健康、漾美家居、爱普生中国、惠氏营养品、泸州老窖、长江商学院、万通地产、冠群驰骋、OPPO手机、腾讯公益、百度、国际铂金协会等知名品牌提供过包括社会化媒体运营、微信平台建设、青年社群营销,社会化客户关系管理,新媒体传播策略与创意等服务。


社会创新者

我还非常热衷于社会活动,我于2011年5月和海外留学生一起发起创办了CAPE全球青年实践网络,因为创办CAPE的经历,先后作为特邀演讲嘉宾在TEDxNanjing,TEDxNingbo,798 UCCA尤伦斯当代文化中心,微软NPO IT Day等做主题演讲,被《New Younger》杂志评为2012中国青年新锐百人,入选2014《城市画报》85后青年精英榜100,百事大中华区CMO青年营销私人董事会成员。

基于在青年社群领域的长期实践,我联合小伙伴曾先后通过社会化协作方式,推动并支持全球范围60多个城市上百场青年主题沙龙的落地,同时先后参与支持了DFC中国,中南对话,微学英语,in无锡,活现潮汕等创新项目的初期发展及落地过程,先后被美国大西洋杂志,澳大利亚国家广播电台,南华早报,今日北京等知名媒体报道。


公益支持者

从大学我就开始从事公益实践,我先后通过专业输出方式,先后为iJoin社会创新咨询,CNature基金会,NPI,GSVC,阿拉善环保协会,环保倡导行动网络,中国公益慈善网等公益团体提供过包括新媒体培训,创意策划等服务支持。


相关媒体报道

相关演讲视频


想要联系我

可以给我发邮件:chenluaihr#gmail.com 新浪微博上给我留言:@ActionThinker